返回首页
您还没有登录!   登录 | 免费注册 | 搜索 |
鲍志强
  文章
天赋悟紫砂 赤诚铸风流-鲍志强(一)

前一篇 天赋悟紫砂 赤诚铸风流-鲍志强(二)

    (一)
      江南宜兴,钟灵毓秀,自古以来,就是出才子、出艺术家的地方。徐悲鸿、吴冠中自然是大家耳熟能详,而宜兴紫砂的壶与人,也一代胜过一代。明代的供春、时大彬,清代的陈鸣远、邵大亨,那一个不是艺惊四座、书简留芳。

      也许是机缘的巧合,也许是命运的安排,1959年,年仅14岁的鲍志强居然早早地走上了学艺之路,一头扎进了紫砂艺术的怀抱。几十年过去,当年的天才少年,今天已是闻名中外的紫砂艺术大师。

      宜兴的蜀山和江南所有的名镇一样,有着茉莉花一样的清香和清秀,清澈的蠡河水,终年不歇,缓缓地流向太湖,把本来不大的蜀山分为南、北两街,河上一座三孔石拱桥,气势雄伟,把南街北街联为一体,桥的东西两侧各有一联,刻于花岗石上:

      不霁何虹天倩娲皇来补石
      此山似蜀人思坡老为题桥
      宣歙溯来源两岸静涵荆水绿
      浙湖通要道一弓长抱蜀山青

      两副桥联把整个蜀山的山清水秀汇于联中,读来余味无穷。这样的风光秀丽之地,加上宜兴独产紫砂陶土,自然是人文荟萃,名家辈出。

      1946年冬,鲍志强就出生在这片紫砂的发祥宝地。童年的鲍志强纯朴的眼神里,几乎满世界都是壶的味道,紫砂陶象母亲的乳汁一样哺育着他的成长。日久月积的熏陶,他对紫砂陶的那份钟爱,是骨子里的喜欢。1 4岁那年,他看到不少青年人去紫砂厂报名做紫砂壶、做紫砂花盆,他非常羡慕,年少的鲍志强,作出了一个决定他一生命运的选择,径直到厂劳资科报了名,从上学的学生一下子变为上班的工人了。

      知识是力量的源泉,但并不等于所有知识都是从书本中得来。鲍志强1 4岁进厂学习紫砂,不是他放弃了学习,而是在学艺的同时,加倍地努力学习文化和专业方面的知识。

      紫砂,是一门特种陶艺。它的文化性、工艺性、技巧性都十分强烈,没有良好的文化修养,创作的作品就缺乏文化内涵,难免流于平庸。缺乏娴熟的工艺技巧,则难以把作品的文化内涵表达出来。紫砂需要艺术与文化的宏观概念,又需要细枝末节的技术处理,否则,就会工精而无神,或工不到则意不达。所以笔者认为,紫砂壶艺是当今陶艺界最出类拔萃的一门艺术。

      书法有业余成“家”的,绘画有业余成“家”的,但紫砂却只有专业中的拔尖人才、优秀人才,才能达到艺术的化境。必须是具有天赋与浓厚兴趣的人物,从入门的那一天起,就刻苦训练专业技法,广纳博采,积几十年功力之人,才能有这样的“修为”,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二)
       鲍志强在进入紫砂工艺厂以后,最初跟随紫砂陶刻高手谈尧坤学习陶刻。凡学习陶刻的紫砂艺人,必须在学习陶刻技艺的同时,学习书法与绘画。初涉紫砂的鲍志强在师傅面前还真是一个大孩子,可师傅发现,这个大孩子,他的模仿能力和领悟能力与其他人不一样,短短几个月,他居然把师傅刻的东西临摹得维妙维肖。师傅们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这个孩子日后必定会有出息。

      在跟谈尧坤学了不久,鲍志强又去跟另一位高手范泽林学习。虽然学的还是陶刻,但各家风格不一、技法不一,在那个岁月里,师父教徒弟总是认认真真,从不保守。鲍志强又从范师傅那里领略到陶刻技能领域中另一个流派的技艺和变化。当时,紫砂厂里有一位在书画、陶刻领域成就最高的老师叫任淦庭,他收徒弟更为严格,入他门下,犹如考上大学一样。所以,鲍志强在跟两位师傅学习后,年纪轻轻的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认真学艺,练好本领,再拜任老师为师。

      鲍志强学习的兴趣是多方面的,通过一个阶段的陶刻学习后,已朦朦胧胧地感觉到紫砂是一门完整而又独特的陶瓷艺术,自己要在这方面有所造就,就得比别人吃哭多的苦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当他看到自己的不少同伴都在学习紫砂成型工艺时,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他就去学做壶。许多人,包括父母在内,都为他这种举动叩吃惊,因为当时的紫砂成型工艺是最吃苦的“生活”,有些人千方百计要离开,他却要去学,真是“不可思议”。

      一个成功的人,不管是政治界的、文化界的、艺术界的,在他们成功的背后,必定有他们各自的与众不同之处。成功的要素有各种各样,命运的、机遇的、社会背景的、以及个人的天赋才华和勤奋态度等,这些因素汇集到一个人身上,就能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鲍志强就是这样,他抓住了机遇,又开始去跟当时紫砂界最有名望的七大艺人之一的吴云根先生去学习制壶了。

      吴云根不但是有着深厚技艺功底的一代制壶高手,而且还是一位资深的、严格的紫砂陶艺教育家,他当年教育培养过的学生如今成为大师和名人的就有吕尧臣、汪寅仙、鲍志强以及吴震、储立之等人。鲍志强在吴先生的身边,受到了正规化的制壶技法基本功训练。学打泥片、打身筒,吴老师要求学生做到每一张泥片厚薄一致,打好三十张泥片,叠在一起,必须整体一样高低。壶身筒围好后,规定用木拍子打多少下就必须完成。当年这些枯燥的基础训练,成为鲍志强终身受益的技艺根底和财富。

      鲍志强的聪明和勤奋,使任淦庭看到了一位将来必定能出秀的人才,他收鲍志强为徒,正式成为入室弟子。在任先生的督导下,鲍志强学习古代书法的碑帖,临古代名画家的绘画,有元四家、四王以及任伯年等。这时的鲍志强已懂得临习古人经典,必须领悟古人的神韵,这也就是书画家常说的要“神似”而不是“形似”。

      他在诸多名师的关心之下,扎扎实实地掌握了书法、绘画和制壶、陶刻的各种技法,为日后的创作夯下了坚实的基础,从此,他也成为紫砂工艺厂里一位引人注目的优秀青年。

      (三)
      年轻人象春天的小树,在阳光雨露中悄悄地成长。有道是:岁月有情天天增,诗书苦后句句甜。

      鲍志强在勤奋学艺的时光里,不知不觉已长成为一个眉清目秀的英俊青年。这时,一位年轻漂亮的金枝玉叶、同厂的女青年胡红芳悄悄地看中了他,因为同在一个单位工作,用不着鸿雁传书,就在日常工作的互相关心和鼓励中,双方眉目传情,就敲定了终身。

      在那个年代,青年人结婚有年龄限制,男方要满廿八周岁,女方廿五周岁,但以后曾有一度放松了这条不近人性的规定。在男女双方家人的张罗下,1966年,这对新人便早早地步入了甜蜜的洞房。这也是当时厂里的一段佳话。自此,胡红芳成为鲍志强生活中的终身伴侣,事业和艺术上的贤内助。


2007-11-08 09:49:02 |  浏览 (6164) |  收藏 |